• 加载中...

东坡味道三味鲜 ——王晋川《东坡味道》的乡土情结

时间:2019年02月13日 信息来源:转自2017年第2期《苏轼研究》。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?

东坡味道三味鲜

——王晋川《东坡味道》的乡土情结

?

方永江

?


1月16日(阴历腊月十九),苏东坡诞辰980周年。我随一众同好早早肃然于三苏祠飨殿院内,奉香献花、致敬先贤。礼成,晋川大哥在门边柜前奉书一卷,乃是他新近出版的诗集《东坡味道》。辞旧迎新之际,不啻上佳的年货,我得以在年前年后随时咀嚼一番,享受之极。

其实,我在当天的匆匆一瞥中,便留下亲切敬佩的会心一笑。集中东坡家宴第一道菜“程夫人豆芽”,有云:呵呵!豆芽不过小菜一碟,却留下一盘有滋有味的传奇。晋川大哥的呵呵,在我却变成了一串串的哈哈。山野传闻,说一粒发胀豆子,业务精而资格老,栽他培他提他拔他都在情理之中。果然。组织找其谈话,诫之低调。其人曰:请组织放心,豆芽就是长上了天,也不过小菜一碟……

从桌上抽取一张“心心相印”面巾,擦干情不自禁溢出的泪,透过朦胧的双眸,却分明看见了十九年前的场景。建区之初,血性而壮盛的晋川大哥在文化界大展身手,同样血性而青葱的我等一帮小兄弟在舆论场意气风发,不分官大官小、不分钱多钱少,不分孰长孰幼、不分白天黑夜,逮着空闲,找一个苍蝇馆子,便整成波澜壮阔的诗酒江湖。那真个是激情燃烧、风起云涌、奋厉当世的快意人生!不经意间,晋川就调研了,就退休了,而我辈也白了少年头、走马兰台类转蓬……正当彷徨无措,又兼雾霾重重、致人咳咳吭吭备受煎熬之际,晋川带给我乡土乡味,着实格外惊喜。

他的调研旅程,是马不停蹄的扑下身子,为“文化立市”呕心沥血。他的退而不休,是爱东坡入骨入心,为“东坡味道”废寝忘食。“无论是寂寞沙洲冷,还是死灰吹不起,苏东坡都将生活的苟且,过成了远方和诗。”(《甑脚菜》)同样,无论是喧嚣,抑或寡欢,王晋川都将生活的平凡过成了非凡。品读《东坡味道》,我感觉到,王晋川在腾挪辗转、煎煮蒸炒间把自己也烹调成了一名大厨。

《东坡味道》因其缘定东坡,心系乡梓而闪爆我们的味蕾,刺激我们的神经。在王晋川东坡味道四季的深情吟唱中,我们喜出望外地接受了每一款东坡味道产生发展的清晰图谱,它是对“乡野食趣”的借鉴、提炼、提高和创新,经过“眉山菜谱”的恒久发酵和深厚积淀,经过一代又一代“大厨印象”的薪火相传与推陈出新,才有了东坡味道美味、品味、回味的酣畅淋漓,才有了东坡味道至真、至善、至纯的历久弥新,使之既能登上大雅之堂,又为百姓津津乐道。

东坡味道是眉山的文化符号,人间美味,闪断舌头。东坡家宴、眉山菜谱的独特性,王晋川在序中用六大特色给予了客观而精准的勾勒,虽于东坡味道的进一步规制和标配尚有距离,却因晋川学者和美食家兼具的修为,不可否认为一种良好的开端和示范。东坡味道之不可替代性,一如东坡品牌之于眉山文脉的唯一性,既是食物的狂欢,更是文化的盛宴,已然成为眉山的城市记忆,一箸一勺都是我们舌尖上的舞蹈。

东坡味道文化是她的底色和底气。有了这样的底色,眉山儿女无论走得多远、飞得多高,会守住家乡的根,守住做人的本。有了这样的底气,眉山儿女无论顺风顺水还是艰难困苦,都能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不单是她的制作工艺,就是其选材的功夫,莫不传承了眉山这方山水这方人的文明。东坡赞曰:“吾郡之俗,有近古者三。”乡风民俗对于一方文化的养成,对于一方美食的造就,居功至伟。这深为历代先贤所敷扬,也必为后世子孙所传承。倘若东坡味道不以文化美其美,她与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汤汤水水有啥区别?而这样的食客,又与那些饱食终日、无所事事的吃货有何两样?“从不想登大雅之堂/也不愿标榜吹嘘/美食来自民间/佳肴流传至今。”(《德元楼醡粉子》)“先生吃鱼原来不吐刺,却吐出一首首绝妙的诗”,美哉:品东坡味道就是品文化!

东坡味道至真。任何美好的事物,都无比接近真理。东坡味道正是美到极致的真实裸露。美在“炒一锅诚信感恩的菜,一定能收获香喷喷的人生”,美在“心急吃不得热豆腐,人生的味道需要慢慢品鉴”,美在“山民纵然变成了渔民,不变的依然是一腔真诚,人情好喝口水都甜”,美在“爆腰花变妖花,地木耳奉献羞涩的初吻”,美在“治大国不也如烹小鲜耳”。不仅每一道菜蕴藉着丰富的真知灼见,而且淬炼出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饱含了精彩绝伦的人生故事。在此人间美味面前,真堪“值那一死”!

东坡味道是眉山的情感密码,用心品味,闪了喉咙。囫囵吞枣,纵然天天都是山珍海味,也是味同嚼蜡。食物的精致,需要经过舌头,慢慢品味,品出酸甜苦辣、真善美丑。牵扯我们情感最敏锐部分,那是命运的原本,所有的感触也是因此而生。原味的遗弃:“如今招牌从乡下挂进了城/大餐厅明晃晃满桌佳肴/我却时常怀念当年的味道。”(《马旺子》)“喝再多雄黄酒也不管用/雄不起的不只是男人/年年的棕叶裹着年年的棕米/再也吃不回童贞的回忆。”(《棕子》)原乡的无存:“最是那翻碗扣盘的一瞬/燎人的香味引来赞扬声声/当筷子夹来遥远的乡愁/可想起故乡的日落月升。”(《咸烧白》)“昨夜梦见红萝卜烧牛肉/醒来时嘴角还挂着口涎/今早起提篮赶去菜市场/不知能否买回香喷喷的当年。”(《红萝卜烧牛肉》)原来的迷失:“弱者不会恒弱/强者不会恒强/人在做天在看世事有轮回/看谁在世界末日呱呱叫。”(《呱呱叫》)“派头十足的绅士总爱在月色朦胧的星光下歌唱,却在眨眼之中被捕杀,装进土豪贪婪的皮囊。”(《石鹅》)

劝君莫取天下珍,劝君惜取盘中餐。“谁知一别江团好多好多年/儿孙们从未见过你的尊颜/如果就此和这个世界拜拜/哭泣的不只是唐朝的那些诗篇。”(《清蒸江团》)“落了毛的凤凰照吃不误/我想某年某月的某一天/风鸡会不会变成疯鸡/不是人吃鸡而是鸡吃人。”(《风鸡》)这使我想起了十余年前吴建堂先生馈赠的《江团图》。其题存“唐时河山今时鱼,李白遥去激浪新。旨望守候和呵护,与尔共存阅人间”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东坡味道至善。人心思善,人心向善,眼见得天下粗茶淡饭皆是人间美味;心存善念,感恩万物,一粥一饭也能品出大千世界。科学研究表明,许多过去盲目追崇的奇珍异禽,其营养成分与普通食材无异,东坡味道传递下来的情感密码,就是切不可为饱口腹之欲而妄开杀戒、大开杀戒,而是要心怀敬畏,感恩天地间所有供给我们营养、营生的生灵。“愿天下所有餐馆删去这道菜谱/愿人间有缘听到石鹅的歌唱。”这是心的呼唤也是情感的皈依。

东坡味道是眉山的生命基因,一生回味,闪在心尖。“来自山野的爱/绵长而坚韧/最具生命的张力。”(《蕨菜》)“浸入骨髓的,是乡愁,是亲人的爱,是故乡的情。爱是天下百味的魂。”(《水晶鸭脯》)行遍万水千山,最难忘的是乡间小路;尝遍人间百味,最难忘是***味道。回锅肉、蚂蚁上树、家常鲫鱼、鱼香肉丝、苦笋烧鸡、粉蒸肉、炒鸡菌、锅巴肉片、烂肉豇豆……都是房前屋后、沟边地角、坡上坎下的生长,都是井台塘湾、土锅土灶、袅袅炊烟的营生,都是逢年过节、生朝满月、奠基上梁的人情。不说吃起来魂牵梦萦回味无穷,就是看到这些乡土气息浓郁的字眼,也是情满山野思绪绵绵。“吃着儿时熟悉的菜肴/仿佛走向昨日的家园/夕阳下外婆佝偻的背影/把我牵回梦中的童年。”(《外婆菜》)

东坡味道至纯,来不得半点虚伪和矫情。在徐志摩笔下是“在康桥的柔波里/我甘愿做一条水草”;在艾青的笔下是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/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”;在王晋川的笔下是“雪白的心情不要稀释/更不要添油加醋/贵在原汁原味。”(《砂锅鱼头》)我们一来到这个世间,就注定了一生的漂泊,在人生跌宕起伏中,我们也许有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,有一帮诗酒年华的哥们,有一幕刻骨铭心的背叛和疏离,有一些虚情假意的豪情与看似轰轰烈烈实则轻佻浮夸的交情,经历过、疼痛过、冷静后,才能撕心裂肺地感受到,只有故乡的老井水味道至纯,只有故乡的青菜萝卜味道至纯,只有亲人的牵挂和对故土的回望味道至纯!

自1月4日至今,84岁高龄的母亲病重住院,三十、初一都在医院,这个春节就过得分外团结、紧张、严肃、活泼。晋川的《东坡味道》在浓烈的福尔马林气味中使我嗅出别样的色香味,无疑是我精神上的牙祭。迨至2月1日(正月初五)下午六时,苏学泰斗张志烈先生一通电话和一则短信,予我以春节最好的礼物。2015年,拙作《且行:苏祠外仰视》出版,张先生病榻之侧手书高文宏论《笃行:德艺双馨的不懈追求》以鼓励。今又于脑梗初愈之际亲撰《慎思:德艺双馨的前行基石》为拙作《且思:苏祠外浅尝》不吝溢美,是先生奖掖后学、提携后生一以贯之的本色。此番“东坡味道”,使我于无边无际的黑暗和诚惶诚恐的陪护中,涌起一股一股的暖流,瞧得见远处灵动的曙光照亮来路……

?

方永江,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院长,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秘书长。转自2017年第2期《苏轼研究》。


(作者:方永江 编辑:suxuetd)
上一篇:襟期寥廓,风流辉映
下一篇:《苏轼诗词写意》序

我有话说

?以下是对 [东坡味道三味鲜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