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游集团app下载
  • 加载中...

守望眉山的草野学者孙开中

时间:2019年01月29日 信息来源:选自2015年第3期《苏轼研究》。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 

守望眉山的草野学者孙开中

 

伍成艳

 


孙开中出身于川东地区一个教育世家,因母亲是眉山人,且抗日战争后期,父亲安家于眉山,故他虽在川东一带读书长大,但在心灵深处,一直和眉山保持着天然的血肉联系。但直到1963年旧历年底,已是西师中文系(今西南大学文学院)二年级学生的孙开中,解放后才首次踏上眉山的土地探亲。

当他第一次走进三苏祠的时候,深为眉山历代乡亲对三苏的崇敬和热爱所震撼,从三苏祠文管所工作的川东老乡张彬的私下介绍中,了解了解放以来一些名人权要对三苏的评价,得知几个月前,朱德委员长的题辞:“一家三父子,都是大文豪。诗赋传千古,峨眉共比高。”孙开中暗自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勋,川东人特别熟知的***人代表朱德的卓见叫好。

 

一、与三苏研究结缘

 

作为一个生于解放前,成长于红旗下的文科大学生,有一点三苏的常识不言而喻。应该说,三苏研究在文革前就是一大冷门,文革中更成为令学者们行动上望而生畏,思想上又依依不舍的学问。1967年秋,重庆武斗正酣,初拿到大学毕业生工资尚等待分配工作的孙开中,在北碚嘉陵江畔一家废品收购站淘得《经进东坡文集事略》、《宋史纪事本末》等书,读后眼界大开。几经辗转,1972年底,孙开中如愿以偿地分配(实为调动)到三苏故里任教,有幸结识了一大批眉山热爱三苏的老少学者朋友。

在批林批孔运动中,孙开中曾奉命到三苏祠参与批三苏。读了若干资料和东坡原着后,自觉水平低,看不出三苏对党和人民的危害之处,所以借故溜之大吉。

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1980年9月,由四川大学,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和眉山县文教局发起,全国首届苏轼学术讨论会在眉山三苏祠召开,并正式成立中国苏轼研究学会。这对已落户眉山任教多年的孙开中,在思想甚至精神层面上,都产生深远的影响。于是他尽个人能力,添置图书,搜集资料,在任教的学校中,自觉宣传普及三苏文化。同时联系师友中的苏学爱好者和行家,如曹慕凡,徐洪火,马德富、文天行,邓洪平、彭泽良、叶权等,互通信息,切磋讨论,形成自己稳定的学术思想和态度。

1987年是苏东坡诞辰950周年,眉山将举办大型纪念活动,时任三苏博物馆副馆长的张忠全(后任眉山市政协副主席)主动向孙开中约稿,表明各地稿子会择优由省级出版部门正式出版,学术思想可以更解放一点,做到畅所欲言。

孙开中当时在眉山师范学校任教,以民盟宣传委员身分兼任着眉山县政协常委和文教组副组长,不按时交上一篇比较像样的文章是说不过去的。思之再三,孙开中决定扬长避短,放胆说话。他觉得苏轼研究老是停留在“全能作家”和政治平反上,是远远不够的,必须有全新的视角和研究领域。

他在《苏东坡的成才之路》一文中表述了如下观点:

“在我国古代众多的文化巨人中,无论生前或死后,无论对哪个阶级或阶层,无论对国内或国外,一直产生着巨大的影响,具有经久不衰的魅力的,恐怕莫过于苏东坡了。”

“没有北宋中叶这样一个特定的历史舞台,没有正在实行着的科举制,就不会出现苏东坡这样的‘奇才’。”

“他能名震京师,首先得到社会承认成才的标志不是举仕后才大量创作的诗词,也不是为官之暇写的那些文学散文,而是闪耀着爱国和民主思想光华,充满改革进取精神的政论文章!”

《苏东坡的成才之路》近万字,涉及的问题很多,这种带有乡土风味的文章面世后,受到社会一致好评。1988年秋,经专家反复审定,获得了当时乐山市政府颁发的哲学社会科学二等奖证书。

这篇三苏研究的处女作发表后,孙开中陆续在各种刊物上发表了数十篇学术研究文章,内容和主题基本上都是围绕这篇文章而逐步深入扩展的。

 

二、学术议政的实践

 

孙开中身为改革开放时期处于基层的教育工作者,主业是培养和培训各类学校的教师,主要成就在教育科研。他在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之外,连续兼任了县政协两届常委、县人大两届常委,眉山撤县建市过程中,还同时兼任了市(地区)首届政协委员和四川省人大代表。

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在眉山成立以后,大大提高了眉山在国内外的知名度,全面推动着眉山的改革开放和社会的进步。传承三苏文化、弘扬东坡精神,建设崭新的文化主导型城市,日渐成为眉山人民的共识。可以说,市县(区)各级历届领导都很重视三苏文化的研究和发掘,希望从中能找到帮助眉山跨越发展的内在动力。

1997年9月,眉山县举办第三届东坡文化节,《眉山文化》主编李永贤主动约稿,孙开中提交了费神写成的《陆游诗赞眉山城考》一文在文化节专号上发表,文章详细论述了陆游诗作的可靠性和重要价值,指出“陆游独具慧眼,‘孕奇蓄秀当此地,郁然千载诗书城’抓住了眉山和其它地方相比而凸现的特色或本质特征,对眉山深厚的文化传统倍加推崇和赞美。”“陆游的这首诗,最先向世人揭示了眉山的风采和魅力,从而使眉山一直饮誉天下。”显然文章为“中国诗书城”的建设推了波、助了澜。

为配合眉山的改革开放,1985年5月,旅居成都的眉山籍乡亲,成立了“苏里建设学会”,集资翻印出版林语堂的《苏东坡传》5000册,他们利用部分创收款,支持眉山着名书法家伍中一书写苏东坡名文《眉州远景楼记》并勒石刻碑,石碑送到三苏祠要求博物馆收藏展示曾受阻,其影响广泛深远。

后来,《三苏祠》编辑何家治向孙开中约稿,孙开中特地写了《令人千秋眷念的精神家园——放谈苏轼〈眉州远景楼记〉》,发表在《三苏祠》2003年第四期“苏学研究”上。他接着在东坡诗社社刊《远景》就此另外连发数文,引起学术界和社会的关注与重视,没想到眉山市政府在财力尚不雄厚的情况下,很快设法重建了这座千古名楼,由此成为新眉山的地标性建筑。

早在眉山尚为“地区”之时,孙开中应《眉山日报》编辑王旭敏之邀,于1999年7月8日发表了《弘扬三苏文化,发挥传统优势》一文,声称:“在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,这无疑是眉山最大的传统优势。”建议:“地方文化应该创造自己的特色和个性,没有特色和个性的文化因缺乏生命力而缺乏渗透力、凝聚力和牵引力。弘扬三苏文化,既是高雅文化建设的需要,也是形成眉山城市文化特色的要求。”

仅此数例,十七年中孙开中在眉山的学术议政实践可见一斑,作为一个苏学的草野学者,他能亲眼看到和体验到自己的研究,对社会的进步产生哪怕是零星的作用,也觉得是莫大的快事。

 

三、薄薄的成绩单

 

孙开中没有出版过苏学专着,他喜欢干具体的实事。当“中国诗书城”崛起于神州大地的时候,凡用得着他并且他也干得了的杂事,孙开中都会自觉去干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眉山老一代知识分子发起成立民办文化团体东坡诗社,二十多年来,发展成员众多,已蜚声海内外,2008年成为中华诗词学会团体亚游集团app下载。孙开中一直参与了筹备和领导工作,自2003年以来,担任副社长和社刊《远景》主编至今。

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的领导高瞻远瞩,2005年将秘书处从四川大学迁移至眉山,并创办会刊《苏轼研究》。眉山市出于文化立市的战略考虑,专门设立了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。2007年,退休后的孙开中被聘为首批“特约研究员”,《苏轼研究》编委,还做了两年“特邀编辑。”

至于个人的研究成果,形成于文字而孙开中首肯的论文另计有:

《纵论苏东坡的成才环境》,2003年获眉山市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三等奖。

《苏东坡民本思想述评》,2007年入选《东坡国际文化节论文集》。

《平民“文豪”苏洵刍议》,2009年5月入选《全国首届苏洵学术研究会论文集》。

《东坡母舅程氏家族漫谈》,载《苏轼研究》2008年第1期。

《一代奇女照汗青——正论东坡夫人王闰之》,载《苏轼研究》2008年第3期。

《说说苏东坡之妾》,载《苏轼研究》2011年第4期。

《苏东坡黄州功业浅说》,载徐州市苏轼文化研究会主办的《放鹤亭》。

《不能轻易被代表的大文豪苏辙》,2012年5月入选《苏辙研究——全国首届苏辙学术研讨会论文集》。

《敢立潮头亲浪花——赖正和先生苏学研究述评》,载《苏轼研究》2012年第2期。

《东坡诗论浅见》,载东坡诗社社刊《远景》2006年本。

《草野文化的力作——读熊朝东<生命之光——千年英雄苏东坡>》,载《苏轼研究》2010年2期。

《东坡文化精神永放光芒》载《今日东坡》报2008年7月28日。

受积习影响,孙开中在学术研究上坚持两条:一是注重发现,二是务必创新。舍此二条,宁缺勿滥。他尊重权威,但从不迷信,更不争名逐利。凡为文,自出机杼,言皆已出,故于同道中多得好评,少闻恶声。

刚过古稀之年,孙开中定居于三苏祠、三苏文化研究院之侧。人到晚年,可以日夕守望。悠游于中国的文化圣地之中,不能不说是基层文教人士的快事。

 

伍成艳,眉山职业技术学院讲师。选自2015年第3期《苏轼研究》。


(作者:伍成艳 编辑:suxuetd)
上一篇:情系东坡
下一篇:再识尧军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守望眉山的草野学者孙开中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